離離

作者:云拿月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no.9

      托賀原的福,蘇答又起遲了。他也沒吃東西,喝了杯咖啡,從起來后就一直看文件,正好和她一塊,早午兩餐一起吃。
      
      今晚勃蘭郵輪抵達北城,在東港口岸附近有幾個小時的短途巡游,賀原的意思是讓她一起去,“我讓人準備衣服。”
      
      蘇答聞言,不吱聲,端起杯喝了口牛奶,沒有回答他。
      
      賀原:“怎么?”
      
      她用刀叉切分盤中物,狀似不在意:“我就不去了吧,你不是還能找別人陪你去……”
      尾音拖得略顯微妙。
      
      別人?賀原動作隨看向她的眼神稍停,她是女朋友兼女伴,他身邊哪來的別人?
      
      蘇答話里有話,賀原覺出那股微妙意味,蹙眉想了想,近來唯一能想到的,便只有迎君宴那天,席上的那個女人。
      
      那天蘇答倒是有在店內大廳撞見他們。
      
      賀原也不知自己為何解釋,她低眉斂目別別扭扭不看他的模樣,讓他心里有點不舒服。沉了沉嗓,他開口:“迎君宴那天,那個女人不是我帶去的。她跟別人一起,我不認識。”
      
      小心思被他直接點破,蘇答愣了下。
      她確實介意林新柔。那天那一眼,她一想到,就覺得有道灼熱的氣滾過胸口。
      
      賀原說的并不十分懇切,語氣一如既往平淡,她想起那天林新柔坐在他身邊笑盈盈和人喝酒的樣子,心里不大痛快,但也信他。
      他說不是,那就必定不是。
      
      心里揉皺的地方,終于被展平了些,蘇答輕抒一口氣,沒再追問下去。
      
      芥蒂消了,她又有些赧,郵輪的事應也不是,不應也不是。
      賀原睨她一眼,給臺階下,還是那句話:“我讓人給你準備衣服。”
      
      蘇答低低嗯了聲,算是松口。
      
      -
      
      華燈初上,勃蘭郵輪停靠在渡口,巍然宛若海上堡壘。夜風嘯嘯,墨藍的浪潮拍打著船身,一眼望去,船上燈火通明,霓虹璀璨。
      
      這趟巡游從東港啟程,在海上繞幾個小時后,開回起點,今夜北城不少人上船玩樂。
      
      賀原受客人邀請來談正事,邀他的那位在船上開了房間,要隨船巡游一段日子。特意給賀原留了時間,讓他上船后可以稍作休整。
      
      他懶得落腳,帶著蘇答從一等艙上去,四處閑逛。
      
      逛了一會,郵輪起航,船上的賭場開放。
      賀原見她感興趣,問:“帶你去看看?”
      
      蘇答點頭。
      
      進了賭場,賀原讓侍應送來籌碼,蘇答第一次來這種場合,看什么都新奇,他對這種環境早已見怪不怪,耐心十足地作陪。
      
      大桌前聚了一些人,蘇答看著好奇,悄悄問他:“這個怎么玩?直接投注號碼?”
      賀原頷首,“想玩?”
      她眼含期待,拿不定主意。
      暗暗一笑,賀原微抬下巴,“下注。”
      
      人都說不常上牌桌的新手運氣好,到蘇答這,這話卻突然失靈。
      她下了三次注,連邊都沒挨到。
      
      什么單雙,大小,前期后期,三邊四邊,復雜得很,她畫畫可以從線條研究到結構,一點點色差都區分得明明白白,可在賭桌邊,實實在在地腦袋大了。
      
      賀原看在眼里,又一輪開始前,拿過她手中的籌碼,選了六個數字,替她下注。
      蘇答詫異地看向他,他一派氣定神閑。
      
      很快,結果出來,中了。
      
      蘇答一臉驚訝。
      賀原又下了兩注,一注六個數,一注四個數。
      
      兩次加起來,不賠反賺。
      
      賀原見她那張巴掌大的臉上浮起不解,微愣中隱約帶點崇拜,眉頭輕挑,“想知道為什么?”
      她頓頓點頭。
      他忍著唇邊笑意,示意她附耳過來,蘇答貼進他胸膛。
      
      賀原傾身,低低道:“——晚上表現得好,我就告訴你。”
      她一愣,臉唰地紅了。
      
      換到下一桌,桌上是另一種玩法。
      一人五張牌,一張張揭,越到后面越刺激心跳。
      
      蘇答倚在賀原身邊,原是靠著他的胳膊,幾局下來,不知不覺倚進他懷里,她心思都跟著牌走,自己也沒察覺。
      賀原單手玩牌,另一手漸漸摟上她的腰。
      
      每翻開一張,有人下注,他便逗趣一般問蘇答:“跟不跟?”
      蘇答回答得不是很確定:“跟……吧?”
      “好。”他想也不想,“跟。”
      
      桌上陸續有人放棄,到最后,只剩賀原和另外一位。
      
      直至決勝負,底牌揭曉。
      賀原抓了一把全桌最大的同花順。
      
      蘇答這個看得懂,心下一喜,不由輕呼一聲,反應過來連忙捂住自己的嘴。她抬眸興奮地朝賀原看,賀原噙笑垂眼,也看過來。
      她一愣,這時才恍然發覺,他們離得這么近。再往前稍許,湊近些,她就能親到他的下巴。
      
      無言對視,短短兩秒,賀原眼里閃過暗光,大掌在她腰際暗暗用力。
      徐霖忽地快步過來,蘇答趕緊坐直。賀原的手沒挪開,徐霖湊近低聲告知,約他的客人已經下來了。
      
      賀原收斂神色,輕輕拍了拍她,“你自己去玩,晚點我來找你。”
      蘇答道好。
      
      他去忙正事,蘇答獨自拿著籌碼,到處閑逛。
      先前他們在的那一處人比較少,過了幾扇門,人漸漸多起來。
      
      蘇答一瞥門邊標識,見走到了三等艙區域。
      在哪都是玩,熱鬧點也好。
      她沒在意,行經一排老虎機,興沖沖想試試,手上沒有零錢,只好去換。
      
      剛找到兌換的地方,碰見熟人,還不止一個。
      
      “蘇答?”蔓蔓見了她很是欣喜。
      
      蘇答早就退了那個塑料閨蜜群,主要是單惜玉幾人實在煩得緊。但除了她們,其他人,比如現在叫她的這幾個,和她相處得還是不錯。
      
      蘇答笑了笑,溫聲和她們打招呼。
      
      幾個朋友和她聊了幾句,讓她一起過去玩,“你一個人?我們都在那邊,過來坐吧?”
      
      “不了吧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走嘛,好久不見了,我們坐下喝兩杯!”
      
      推拒不過,蘇答想想,反正自己一個人也是亂逛,便猶豫著點頭,“那好吧。”
      
      這邊和先前賀原帶她玩的那處不一樣,算是大廳,同樣的玩法也有,但更多的是認識的人聚一塊,一桌一桌。
      
      蘇答和她們到坐的地方,才發現人不少。不僅單惜玉和她那幫閨蜜在,連方思喆也在。
      
      老爺子之前給她挑選的聯姻對象,就是方家這位小兒子。
      兩家商定婚事的消息,在這個圈子里私下已經傳開了,結果蘇答跑去申城,一躲一個月,回來就跟賀原搞在一起。
      無異于在方家和方思喆臉上扇了一耳光。
      
      這一照面,方思喆哪有好臉色,表情當場就變了。
      
      叫蘇答來的蔓蔓也愣了,尷尬地低聲對她道:“他剛才不在的……”
      才走開一會,估計是誰把他叫過來敘舊。
      還真是巧。
      
      蘇答扯了下唇,表示沒事。
      
      蔓蔓拉著蘇答坐下,其他人許久不見她,略意外地打招呼寒暄。
      
      方思喆眼神陰冷,毒牙般恨不能一口咬死她。蘇答當沒看到,那邊單惜玉悠悠開口:“難得啊,蘇答也會紆尊降貴和我們這些人坐在一起。”
      
      蔓蔓皺眉,沒來得及說話,方思喆冷哼:“誰說不是。蘇大美人好一陣子沒見,在忙什么?聽說傍上了大人物,怎么不帶出來見見。”
      
      霎時尷尬起來,其他人連忙打圓場:“好了好了,難得聚一次,都少說兩句……來來來,大家玩兩把?”
      
      方思喆只盯著蘇答,“蘇小姐有沒興趣玩兩把?”
      
      蘇答淡定反問:“玩什么?”
      
      “你想玩什么都行。梭|哈?”
      
      蘇答賭技不精——何止不精,今天才摸到邊。換做平時她肯定推了,當下卻一口應承:“行。”
      
      方思喆哼笑一聲,幾個有興趣的加入一起玩,牌局開始,其他人在旁觀戰。
      
      蘇答不想輸了氣勢,架不住牌技實在不怎么樣。在賀原身邊看的時候,只覺得順利無比,把把碾壓其他人,到自己這……一塌糊涂。
      
      暗暗咳了聲,她面上還是一本正經地繃著。
      
      一局接一句,一路輸下來,籌碼幾乎快輸沒。
      蘇答輸牌不輸氣勢,手握一把爛牌,鎮定自若地放棄,將牌蓋上,仿佛她才是最大贏家。
      
      方思喆又贏一局,掃向蘇答面前所剩無幾的籌碼,“蘇小姐這是快輸完了?”
      
      蔓蔓怕他生事,忙道:“輸完就輸完,輸沒了那就不玩了嘛。”
      
      單惜玉睨她一眼,看向蘇答,“以前沒見你有這么財大氣粗,如今連帶著別人都替你視金錢如糞土,今非昔比呀。我記著你可是連件最新款都要過了一季才穿,新的包出來,大家已經人手一個,也遲遲不見你背上。”
      
      她意味深長,眼帶諷刺地看著蘇答面前的籌碼,“現在還真是不一樣,連賭桌都敢上。”
      
      “畢竟身份不同。蘇小姐跟了賀家的人,自然今時不同往日。”方思喆冷笑,那股怨氣,深深刻在心上,短時間內怕是消不了。
      
      他們一唱一和,蘇答聽得皺起眉頭。
      奢侈品什么的,她一向沒有太大執念,遇見喜歡的,覺得價位合適才會買。
      
      讀大學那幾年她一心撲在專業上,更是沒關注這些。每學期回來北城,那時候還會參加這個圈子的聚會,單惜玉她們便有意無意笑她,說她身上各種單品都是過了季的。
      
      至于方思喆,他覺得被她折了面子,可他自己什么行徑?拈花惹草,女朋友換的比衣服還勤,吊兒郎當,十足一個紈绔。
      他們之間本就是陌生人,她有什么理由為他的面子搭上自己一輩子?
      
      蘇答臉色一肅,正要說話,單惜玉又陰陽怪氣開腔:“先前跟了賀家的人是不假,可現在怕是未必。前陣子我們吃飯還碰見賀九,人家身邊帶著別的女人,當時蘇答就在同一家店呢,連邊都沒挨上。”
      
      她幾個閨蜜立刻幫腔。
      
      蘇答挑眉:“你還好意思提那天的事?”
      
      單惜玉被趕出去,人家差點就叫保安,這筆賬,她全算在了蘇答頭上。
      心里憋著一口氣:“你都好意思坐在這,我有什么不敢?你搭上賀九又被甩掉,現在坐在這,是又攀上了哪個富商?”
      
      蘇答沉沉警告:“單惜玉,你再滿口胡言,信不信我把你摁進外面游泳池里?”
      這里靠近廳門,門外過去不遠的甲板上就是泳池。
      
      單惜玉臉色一變,方思喆笑著打斷:“何必火氣這么大。既然蘇小姐說不是富商,那就不是。”他挑眉,“只是蘇小姐輸了這么多,我看也不容易。這樣吧,咱們來一把,我輸了,我的籌碼全歸你。你輸了,付不起也沒關系。”
      他停了停,“……就把身上那件裙子脫了吧。”
      
      蘇答眼神轉冷。
      
      方思喆還很“貼心”地道:“人太多不好意思?那沒事,到我房里來脫也行。”
      
      蔓蔓聽得忍不住:“方思喆你別太過分了!你——”
      
      劍拔弩張間,大廳里忽然響起一陣音樂聲。
      桌邊眾人不由側目。
      
      廳門外,甲板上抬上一架鋼琴。
      勃蘭號請了一位著名鋼琴師,上船時便宣傳過,今晚會有表演。
      
      大廳里陸續來了許多人,不少都是其它兩個艙過來的。
      
      這個插曲教氣氛緩和些許,其他人回過神來,忙打和稀泥:“大師現場演奏,機會難得,別玩了別玩了……”
      
      正說著,幾個人從另一側走來。
      為首的兩位,年輕那個要比另一個高許多。一米八六的個頭,身材精碩,西裝筆挺,襟口和肩線一絲不茍。那雙幽深的黑眸沉如寒潭,他遷就另一位年長者的身高,微微低頭,邊走邊小聲交談著。
      
      蘇答瞥見來人,頓時一愣。
      賀原也瞧見了她。身旁的客戶正和他說話,他睇她一眼,若無其事收回目光。
      
      他們在廳門旁邊那桌坐下。
      
      蘇答是有些尷尬的,這么會時間就輸得差不多。雖然知道這點小錢對賀原來說,九千頭牛里拔一根毛都算不上,他根本不會在意。
      但她實在衰得沒臉見他。
      
      蘇答閃躲的神情落在單惜玉眼里,就成了她心虛的佐證。
      再加上賀原看見她,半點反應都沒有,單惜玉認定蘇答必然是被玩膩甩了,立時一笑:“見著舊情人,你怎么不過去問候問候?”
      
      蘇答淡淡看著她,道:“誰跟你說是舊情人?”
      
      “不是舊情人,那是什么?男朋友?”單惜玉笑出聲,“好啊,既然是你男朋友,你不是沒籌碼了么,去找他要啊?”
      
      蘇答沒說話,賀原在談正事,她不是很想打攪他。
      
      單惜玉越發覺得她慫了,“怎么不去,不敢?你要是他女朋友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如何?”
      
      單惜玉見她還敢嗆聲,瞪她一眼,冷笑:“你去啊,過去跟他說話,他要是沒趕你走,我今天就跳進外面的泳池里!”
      
      蘇答沉默稍許,單惜玉正要笑話,蘇答眼皮一抬,淡淡掃她,真的起身朝那邊走去。
      桌邊眾人愣住。
      
      蘇答不想打攪賀原,但單惜玉都這么說了,她還真的挺想看人跳泳池,尤其是她討厭的人。
      
      賀原那邊正聊著,蘇答走到桌邊,見她過來,他頓了下,還沒問怎么了,蘇答抬手揪了揪他的袖子,臉上閃過尷尬。
      “我沒籌碼了……”
      
      賀原一愣,旋即,朝徐霖伸手。徐霖掏出一枚通體紅色的印章,賀原拿給她。
      蘇答接在手里。
      他像是猜到她所想,“用這個蓋章,不限額,兌多少籌碼都行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我要是輸了?”
      
      “隨便輸。”他似覺有些好笑,“這么點我還是輸得起的。”
      
      蘇答笑了下。
      看他半晌,她猶豫著道:“我有事跟你說。”
      
      賀原挑眉,“嗯?”
      
      她湊過去,賀原以為她要跟自己說什么,不想,她俯身快湊到耳邊時,卻突然在他臉上親了一下。
      賀原被她親得愣住。
      
      蘇答抿唇笑,捏著紅色印章,拎著裙擺走開。
      
      旁邊那位客戶看在眼里,調侃:“賀總好福氣。”
      
      賀原緩過神,目光從她的背影收回,沖那位客戶淺淺一笑。
      
      蘇答回到桌邊,許是因為賀原說“隨便輸”,心里有了底氣,眉眼俱都松快起來。
      單惜玉等人,包括桌邊一眾,全都啞然呆住,怔怔失了言語。
      
      蘇答一言不發,慢條斯理地將原本剩下的籌碼疊好,那枚紅色的印章放在面前,紅得鮮艷突兀。
      
      微微彎唇,她看向怔然失語的單惜玉,“還不跳?”
    插入書簽 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今天是賀贏錢和蘇送財
    ——
    感謝在2020-01-14 19:51:05~2020-01-15 20:15:4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~
   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花花、囡困 1個;
   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:固他呀 15瓶;比比芭比、KumaYa 10瓶;素年錦時意 5瓶;弗貝貝 3瓶;尛尛、灬 2瓶;是桃子吖、小白最黑、panda晶、飛碟and小獅子、WAYQAY? 1瓶;
   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3d组三跨度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