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牌調解員[快穿]

作者:柒殤祭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(二)

      “清秀而不張揚,也是一種低調的美。”
      
      系統努力在自己這次塑造的人物中挑出優點:“你看你身上這幅沉穩安靜的氣質,非常符合貼身婢女人設,一看就讓人放心。”
      
      花白禾呵呵:“我第一次知道‘長得放心’這四個字還能用來夸人。”
      
      系統:“學到了嗎?”
      
      花白禾在努力控制自己罵人的沖動。
      
      沒等她做好與這幅平庸皮囊和平共處的心理準備,旁邊忽而傳來一個聲響:
      
      “清嘉。”
      
      見到她手中挎著個盆子從清洗的后院里走出,院外有個婢女及時將她喊住。
      
      清嘉,就是她在這個世界的名字,系統已經為她安排好了身份,當她走入這個世界,所有人都會知道,她就是皇后如今最得力的大宮女。
      
      那碧綠宮裝的女子頭上斜插著一支墨綠的釵,左右看了看,確認沒人后,快步朝她這個方向走來。
      
      如今正是新皇登基之時。
      
      前幾日方舉行了封后大典,姜窈才剛封皇后,以她原先管理太子后院時那井井有條的模樣,以及如今尚還算空,僅有一妃、一良人的后宮情況來看,照理說,現在應該還不會發生什么大事。
      
      想到這里,花白禾心中有了數,只從盆里拿出自己已經洗好的皇后貼身衣物,件件抖開,一邊晾一邊看湊過來的這人:
      
      “浣溪,什么事?”
      
      浣溪是花白禾在原本故事中看到的,姜窈身邊最得用的那個,也是嘉妃懷孕流產時,離她最近的那個婢女。
      
      她看上去很輕易接受了‘清嘉與自己一同從王府出身,感情深厚’的設定,在旁人面前還能擺出的大宮女威勢,待到見了花白禾,那些鎮定自若就全崩了。
      
      浣溪從自己的衣服里摸出一個深藍色的布包,湊向花白禾,低聲道:
      
      “聽說今早晨會上,禮部尚書擬了選秀條陳,請皇上過目。”
      
      花白禾面上云淡風輕的,抖著衣裳上的水珠說道:“這事兒連御膳房的花貓都知道。”
      
      后宮生活無趣,前朝的風吹草動,什么時候不是第一時間傳出來?
      
      何況這里是皇后在的長樂殿。
      
      至于選秀,倒也是慣例了——
      
      新皇屁股底下的位置剛熱乎,只要皇長子一日未出世,禮部這些干拿俸祿的人就一日有找存在感的地方。
      
      什么為江山、為皇嗣著想……光花白禾見過的宮斗劇里就出現過無數遍這種臺詞,她閉著眼都是那些花白胡子的老臣苦口婆心的樣子。
      
      ——戰斗力堪比那些栓不住自家猴孩子,卻上趕著慰問別人家孩子成績年紀第幾,年薪多少,什么時候找對象的社區碎嘴子大嬸兒。
      
      浣溪見她半點不奇怪,順著笑了下:“是,皇上是當朝將這事兒壓下去了——”
      
      緊接著,浣溪臉上的笑容轉為苦澀:“可姜小王爺下朝之后,就托人往咱長樂殿里送了這禮物,本該由我直接呈給娘娘,但姜小王爺這人向來性情不好捉摸,若是我就這么冒冒失失的呈給娘娘……”
      
      話說到這里,花白禾懂了。
      
      所謂的姜小王爺,姜鎮海,正是姜家最年輕的承爵者。
      
      姜窈的祖父作為三代公卿,為了上兩任皇帝鞠躬盡瘁,將家門光耀到如今地步,可如此高門大戶,卻有個致命弱點,人丁稀少。
      
      到了姜鎮海這一輩,更如同老母豬下耗子——
      
      一代不如一代。
      
      因為就這一個兒子,姜窈的母親對他溺愛得很,官二代的本事他是半點沒學著,擺闊鬧事、仗勢欺人他卻無師自通,從小到大不知惹了多少禍事。
      
      如今親姐成了皇后,他便進化成了京城第二個橫著走的物種。
      
      ……第一個是螃蟹。
      
      鑒于這位姜鎮海小王爺往長樂殿寄過許多‘驚喜’,最令人難忘的的一次,禮物是一只被壓扁了裱進畫框里的,死老鼠。
      
      該項輝煌歷史由姜鎮海同志酒醉后達成——
      
      據說他是懷念小時候在家里搗老鼠窩,想試試看外頭那些貧民做的‘烤老鼠’味道如何,結果差點被親爹家法伺候死,最后被親姐解救的故事。
      
      禮物收到的那天,長樂殿的人聽完這故事各個掩面淚流。
      
      ……被那只死老鼠的味道熏的。
      
      不巧的是,那天皇帝下朝之后恰好擺駕長樂殿。
      
      聽說他那天的臉色很黑,很難看,當場賞了那個呈禮的小廝八十大板,又下旨訓了姜鎮海一通,罵他不分尊卑,嚇得姜老太爺連夜進宮,顫巍巍淚漣漣地跪下給自己這祖孫求情。
      
      綜上,姜家如今有這么個龜孫繼承人,后期在前朝上剛不過嘉妃母家那些驍勇善戰的兄弟,簡直太理所當然了。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當花白禾回憶完姜鎮海的‘輝煌歷史’,浣溪手中的那個藍色布包已經往她懷中塞了過來:
      
      “清嘉,你慣是我們當中最聰明的那個,這事兒還是交給你解決吧。”
      
      浣溪覺得這布包十分燙手——
      
      因為姜窈正是傳說中的扶弟魔,就算姜鎮海干過無數荒唐事,她也依然能打開十五倍美顏濾鏡去看自己的親弟弟。
      
      所以不論是知道內情擅自銷毀,還是直接呈給皇后,都有屁股開花的風險。
      
      花白禾陡然接下這么個任務,整個人:“……?”
      
      太能干也有錯嗎!
      
      就在她稍一愣神的期間,浣溪自覺卸下了今日最沉重的包袱,放心地回到前頭大殿內繼續伺候皇后。
      
      花白禾和那個藍色布包面面相覷,不知道該拿這個‘薛定諤的禮物’怎么辦。
      
      她先是掂量了一下那個重量,又捏了捏厚薄度……
      
      “這個手感,”她低聲自語道:“是書?”
      
      她覺得有幾分稀奇,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書值得這位小王爺偷偷從宮外送進來,還特意要交給皇后。
      
      一秒鐘后,花白禾被封面上的畫圖閃瞎了眼。
      
      系統看到那張馬賽克圖,后知后覺意識到了什么,剛想開口安慰,卻見花白禾拿出看論文資料般的嚴肅表情,盯著那封面半天,然后問它:
      
      “……這姿勢,是老漢推車嗎?”
      
      系統:“【我還是個寶寶,我什么都不知道.jpg】”
      
      姜鎮海又一次刷新了他送禮的下限。
      
      突破后宮重重阻礙,他給她的親姐姐,送了一本……淫-書。
      
      里頭觀音坐蓮、山羊對樹、丹穴鳳游等等,應有盡有。
      
      聯想到今天前朝發生的事情,花白禾不難猜出他送這么本愛愛姿勢科普書的用意——
      
      他想讓姜窈多籠絡皇帝,早點誕下皇長子,徹徹底底坐穩后宮第一人的位置。
      
      但這是要是傳出去了……
      
      民間評書又要多幾個段子——
      
      #八一八那個將手伸進皇帝后宮的小舅子#、#母儀天下的皇后究竟有哪些床頭讀物#、#帝后夫妻生活不和諧,是人性的泯滅,還是道德的淪喪#……
      
      種種標題從花白禾的腦海里閃過,只見她相當淡定地將書一卷,往懷里塞去:
      
      “這本書,沒收了。”
      
      系統瞧見她沒當場銷毀,試探著問了句:“你不會要留下自己看吧?”
      
      花白禾義正言辭:“我怎么會是這種人呢!”
      
      正在這時,另一個桃色宮裝婢女匆匆往她這兒來,開口便喊道:“清嘉姐姐,娘娘今日興起,想與婉妃對弈,問起上回皇上賞賜的那副白玉棋盤,你給收哪兒去了?”
      
      婉妃之前就是太子的側妃,和姜窈一起服侍太子,年紀比姜窈大了八九歲,如今太子變皇上,她也跟著抬了身價,作為這后宮中唯一的妃子。
      
      婉妃比姜窈更佛,從不主動招惹人,在后宮中真真是透明人般的存在。
      
      花白禾聽了她的話,隨著她往外走:“娘娘之前讓收進庫中了,我這便去取一趟——對了,婉妃慣愛喝毛尖,你提醒著浣溪。”
      
      那婢女遠遠應了一聲:“哎!”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一刻鐘后。
      
      花白禾見到了姜窈的真容,那模樣驚艷到了她,以至于她根本沒注意到對面的婉妃。
      
      身體設定的本能促使她停止這種直視主子的冒犯行為,然而那隨意一瞥卻已在她心底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——
      
      耀眼的明黃色常服穿在她的身上,金光灼灼,照亮了整座長樂殿,卻也沒掩住她自身顏色。
      
      衣領出的脖子那段勝過天鵝曲頸,面龐膚色塞初雪,尤其是那雙含著笑意的黑色眸子,沉淀出她似水的溫柔。
      
      落落大方的五官,既壓得住一身皇后的威儀,卻又不至露出威懾之意,一見就令人心生好感。
      
      看得花白禾這個終身顏狗后援會成員,面上站樁式的侍奉在旁邊,心底恨不能將她的盛世美顏作屏保舔個幾萬遍。
      
      她陶醉得連婉妃走了都沒反應過來。
      
      “清嘉……”直到那道溫柔的嗓音在她身旁再度響起。
      
      花白禾驟然回神,低聲喊道:“娘娘。”
      
      “今兒怎么了?瞧著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。”姜窈說話時自有一副涵養極佳的調子在里頭,吐字極為清晰,卻聽不出輕慢的意思,反倒有十足的妥帖。
      
      花白禾感受著耳朵懷孕,一邊手腳麻利地想收拾桌上的棋盤,低眉順眼地微笑:
      
      “娘娘多慮了,我是想著御膳房那邊小扇子傳來消息,說今兒進了十來只肥鴨,如今正是吃鴨肉的好季節,您要不今晚點道鴨肉羹?”
      
      姜窈頓時失笑,沒想到她這會兒就替自己操心起了膳食,正想說點什么,忽然見到她俯身時,衣襟里露出的那塊深藍色邊角。
      
      “……你衣裳里是什么?”
      
      花白禾茫然一抬頭,差點條件反射回答:胸!
      
      等順著她的視線一低頭——
      
      ‘啪嗒’一聲。
      
      已經露出大半個角的書冊徹底掉在了桌上。
      
      藍布本就包的不太嚴實,正好隱隱綽綽露出一半封面的手繪圖。
      
      露出的那一半,正好是兩個緊貼著做運動的人物下半-身。
      
      花白禾:“……!!!”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書簽 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花白禾:私藏小黃書被發現怎么辦,在線等,很急的!
    *
    救救孩子,最近收藏都不動了QAQ你們不愛我這個小透明了嗎?
    今天喪一下,票子堆積到明天嗚嗚嗚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3d组三跨度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