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陛下的緋聞日常

作者:沉蘊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夫婦?朋友?

      “姑娘說的也有道理,魏國公府何等門第,唐二爺要是喜歡一個姑娘,就算為不了正妻,也能入府為妾。”桃紅也覺得自己的猜測經不起推敲,如今這整個大寧民風開放,但是不代表女子地位與男子相等,在世人的眼里,有姿色的平民女子能給名門公子做妾,也是件榮耀的事情。
      門當戶對的名門貴女給男子為妾招人嘲諷兩句,但是身份低微的女子與貴人為妾,在同一層次的人看來那是榮耀,是一種幸運。
      桃紅癟了癟嘴,忍不住吐槽道:“也許那女子就是不愿意為妾,傲氣地想當嫡妻呢?”
      江月真捏了捏桃紅的臉頰,驚得桃紅跳遠了兩步,她笑著道:“你也別猜這么多,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,鄭玉航狀告唐濤侵占江南首富周三江百家商鋪、萬貫家財,更是喪盡天良地滅人滿門。”
      “啊,姑娘,這怎么可能?”桃紅相當的驚訝,表情夸張,在她的眼里魏國公乃是大寧第一家族,屹立帝都百年,風評頗佳,怎么可能會做出這么慘無人道的事情。
      柳鶯蹙眉思索,試探地問道:“姑娘,這魏國公府乃百年名門世家,與定國公府齊名,甚至之前一直壓在定國公府之上,可謂名門望族,傳世百年的世家所擁有的商鋪良田不少,不應該會為了銀錢,覬覦江南的富商而做出這種事情啊。”
      江月真坐在桌邊的圓凳上,輕輕敲擊著暗紅的木桌,百思不得其解,道:“這其中的關竅,我也還未想清楚,等會兒雨停了,咱們去一趟如意寶齋,找鄭玉航鄭公子問一個明白。”
      
      這季節的暴雨來得快,走得更快,瞬間就放晴了,屋檐下滴答著小雨滴,宛如斷了線的珍珠,一顆接一顆地滾落。雨后的樹木更加清新,青翠欲滴,江月真無心欣賞滿園風光,直奔如意寶齋。
      新上任的如意寶齋的李管事,看到江月真登門,立刻笑著迎了上去,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,眼神時不時往江月真的臉上脧去,可惜江月真似笑非笑的表情,讓他摸不著頭腦,這位主子到底是向著誰的?魏國公府似乎有意求娶她,而且魏國公府位高權重,不能輕易得罪。而鄭玉航鄭公子似乎是江九姑娘救回來的,平時姑娘偶爾會和他談論經商方面的疑問,亦師亦友,也不像虛心假意。
      李管事小心翼翼地瞥向江月真一兩眼,試探道:“九姑娘,這鄭公子似乎狀告的是魏國公的胞弟唐二爺……”
      “鄭公子在哪里?”江月真單刀直入,一點也不想磨嘰,卻得到李管事的回答,鄭玉航剛剛出門散步去了,似乎有心很憋悶呢。
      江月真無法,只得坐在花廳里等待,總不可能無功而返,她端著茶杯,用茶蓋撥弄著杯中懸浮的葉芽,綠瑩瑩的茶湯,看著很舒服,漫不經心地說道:“一個時辰前,如意寶齋的小廝傳過去的書信,我收到了,似乎是李管事你的筆跡,你可是知道事情的始末?”
      李管事彎了彎腰,恭敬地回道:“這就是今天上午發生的,我目睹了整個過程,這就給九姑娘講一講。”
      “今日開門之后,生意一直比較平淡,偶爾有幾位賓客進門,卻沒有一個人買東西。我想到姑娘救回來的鄭公子似乎以前是經商的,就讓小廝去后院請他,讓他給我們指點一下迷津,哪里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?”
      他長嘆一聲,心下戚戚,小心翼翼地看著江月真的臉色,就怕九姑娘這位主子怪他無能,抓不住顧客的心。
      江月真恰好看過來,看著這位管事謹慎到膽小的模樣,心道:難道之前的林掌柜的前車之鑒太嚴厲了?
      她似笑非笑地轉動著手上的玉鐲,紅玉上面纏繞的金絲鳳凰似乎活了一般,流光溢彩,冷淡地說道:“繼續說,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
      李管事皺著一張臉,愁得跟苦瓜有得一拼,眼角耷拉著,胡子輕微顫抖著,道:“哪知道,這個時候魏國公府的唐二爺進來了,與鄭玉航公子恰好四目相對,鄭公子當場臉色就變了,暴怒之下,睚眥欲裂,想打唐二爺,幸虧魏國公府的侍從機靈,立刻攔了下來。”
      “唐二爺當時什么反應?”江月真其實對這件事挺感興趣的,她在這到如意寶齋的短短路途中,似乎嗅到陰謀的味道,江南周家商行財達三江,富可敵國,素有江南首富之稱,魏國公的唐二爺又為何覬覦這富貴?似乎想不明白,唐二爺既不缺錢,又不嗜錢如命,完全沒有必要做出這種事情。
      但是若是魏國公府對江南周家商行動手呢?這其中的意義就不一樣了,魏國公府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?百年前的大寧守護神,如今還是不偏不倚,忠于大寧、忠于萬千大寧百姓嗎?
      李管事回想著當時的情景,緩緩說道:“當時唐二爺看到鄭玉航公子的確挺驚訝的,臉色大變,像見到鬼一般,問道‘你沒死’,然后看到我們這些人,似乎覺得失言了,就很快恢復了冷靜,又突然裝作不認識鄭公子一般,說自己認錯了人。”
      江月真覺得這一幕真是有趣,看來唐二爺的確做了虧心事,心虛不已。不然不會說出那么失禮的話,補救的行為更是拙劣。
      擦了擦頭上的冷汗,李管事跳過當時雙方對峙的場面,直接跳到最后,說道:“最終,魏國公府的侍從護著唐二爺離開了咱們店鋪,鄭玉航公子直接奔出大門,敲響了官府門前的鳴冤鼓,大喊自己有冤屈,府尹大人畏懼魏國公府的權勢,不敢接下這件案子,還是路過府衙的大理寺卿閔大人下轎詢問前因后果,這才接下這件案子。”
      江月真低眉思索著,府尹這人膽小,事關魏國公府不敢接手這件案子,情有可原,大理寺卿恰好路過,接下這件案子,也是巧合,整個過程出乎意料,也在意料之中,似乎很合理。
      但是,她總覺得其中這貓膩很大,唐二爺侵占周家萬貫家財,到底為了做什么?鄭玉航孤身一人入帝都,身無分文,又能這么平安入京,到底是誰在幫他?
      “不好,李管事,你立刻派人出去尋找鄭玉航公子,我怕有人狗急跳墻,對他動手。”帝都黑暗的角落里,從來不缺莫名其妙死去的人,對于魏國公府來說,他們不介意別人暗地里的猜測,但是卻極其愛惜羽毛,寧可讓別人暗地里猜忌,也不能污了百年清名。
      
      “江九姑娘,你不用讓人出去尋找了,我回來了。”
      門口走進來的青年男子,不正是鄭玉航,他藍色的衣衫上面臟兮兮的,這里濕了一片,那里蹭著泥巴,看起來很狼狽,似乎在路上摔跤了。
      等他走近了之后,江月真看到他后背上都是泥水,發絲上面沾著一兩點泥,這才發現不對,摔倒的人不可能整個人躺在地上吧,問道:“鄭公子,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人了?”
      鄭玉航捏著皺皺巴巴的衣袖,嫌棄地蹙著眉,有些不知所措,聽到江月真的問話,還有些呆愣,但是很快他就想起剛剛的事情,在巷子口遇到的乞丐之間的廝殺,那么奇怪,打著打著就朝他沖過來,再和上午的事情一聯系,他就猜測到一兩分,臉色忍不住黑了下來。
      他冷靜下來,說道:“九姑娘,你是好人,我不想連累你,明天就搬出去。”
      “遲了”江月真似笑非笑地看著他,調侃道:“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你住在我這里,你就算想搬出去,撇清關系,別人也不會相信。不如,你把你知道的告訴我,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。”
      鄭玉航看到江月真眼眸里的認真,心下一軟,道:“那九姑娘稍等片刻,容在下去梳洗一番,再給你細說。”
      江月真點點頭,又追問了一句,“你需要我的侍衛給你看門嗎?”
      “不用,我想暗中應該有人不希望我出事情,今天就有侍衛暗中保護我,否則,我現在就不僅僅是濕了衣服這么簡單。”
      這件事情上,鄭玉航也是相當光棍,知道有人暗中保護他,那就是有恃無恐,也不管這背后的主人是誰,他之前差點餓死,哪有閑心去查背后的好心人,只要知道自己目前不會死就放心了。
      江月真坐在花廳里,纖細如玉的手指,輕輕敲擊著圓木桌,很有節奏感,跳躍著,就像花間飛舞的蝴蝶,也是世間最精致的藝術品一般。偏生,這聲音如大石一般壓在在場每個人的心里,沉沉悶悶的。
      她暗道:似乎事情越來越復雜了,就像兩個幫派在暗處明爭暗斗一般,唐二爺也好,鄭玉航公子也好,就是這棋盤上的黑白子,被人操縱著,卻還不自知。
      突然,外面的小廝站在花廳外面,稟報道:“九姑娘,有一對夫婦要見您,說是您的朋友。”
      “夫婦?我的朋友?”
      桃紅可是知道自家姑娘的好友,就那么幾個人,還沒有出閣,哪里來的夫婦,她豎著柳眉,道:“姑娘,要不我幫你驅逐他們?”
      江月真眼睛一亮,感覺心中的疑團解開有望了,她知道來者不是沖著她來的,而是鄭玉航公子,就是不知是敵是友,道:“不,柳鶯你親自去請他們進來。”
    插入書簽 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42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3d组三跨度走势图